主页 机构简介 支教快讯 教育综合 志愿者报名 社区论坛 支教项目 支教之歌 支教招募 支教助学团体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区论坛 >
我喜欢与绿之叶世无争的闲适岁月
http://www.jinlitangjiuye.com.cn 】 【 2017-10-11 09:26】 【来源:绿之叶】
 
 
  我为爷爷感到自豪。
  
  在后来的日子里,爷爷很少打架了,一是他开始慢慢衰老,眼里蒙了一层灰皮,看人时使劲往前伸着脖子,走路有些趔趄,但嗓门依旧宏大,有时他半夜在梦中会大喊:“打狗日的!”爷爷没有文化,但爱看旧戏,我小时候听过他讲得许多故事,都和打架有关。如“赵子龙单骑救主”“薛仁贵征东”“张飞喝断当阳桥”“鲁智深大闹五台山”等等。爷爷的晚年头发白了,老眼昏花,依然向我们不断复述着他一生无数的英雄壮举,回味着打架的经历和快感。爷爷属于“醉里挑灯看剑”的那类人。
  
  爷爷和伟大领袖毛主席同庚,比毛主席迟走20天。毛主席去世时,爷爷头脑还很清醒,他泪眼迷离地嘟囔说:“毛主席都死了,我还活着干甚?”听口气,好像他也是个什么人物,其实,爷爷一辈子就是个勤劳辛苦的乡村榨油匠,业余爱好:酷爱打架,仅此而已。
  
  再说我的父亲,他基本传承了爷爷尚武的衣钵,一生酷爱战斗。不过父亲毕竟是工人阶级的一员,打起架来显得文明了一些,不像爷爷那样用蛮力气死缠硬打。父亲身手矫健、拳脚敏捷,和人打架时,一般情况下,三下五除二就会把对方撂倒在地。我见过他打他的经理,那个经理比父亲还年轻,但硬是让父亲踹到办公桌下,不敢出来。我们家以前在平房家属院住的时候,我家后一排有家河南林县人,老子是个孬种,三个愣头儿子也是孬种,经常欺负邻里。家属院的人们都不敢惹他们。有次不知什么原因,他们惹恼了父亲,父亲单独一人去他家门上叫板,他们一家四条汉子鱼贯而出,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父亲像拔葱似的,一个挨一个撂倒在地。他们爬起来集中冲过来,父亲像个武林高手腾挪闪移,耳光拍的他们呱呱响。当时我已经二十余岁,闻讯赶到现场时,根本轮不到我上手,父亲已把他们打了个遍地找牙。
  我喜欢与绿之叶世无争的闲适岁月
  父亲六十三岁时打了他一生最后一架,那次他败了,被一个年轻后生摔倒在地。从那以后,父亲下马卸甲,脾气变得温顺起来,再不与人拳脚相加。父亲和爷爷不同,爷爷是活到老打到老,父亲是半路解甲归隐,显现出了英雄迟暮的落寞;爷爷垂暮之年,仍然喊打不止,父亲的垂暮之年,提起往事,则是一副泪眼迷离的样子,看后叫人心疼。
  
  到了我这一代,与人打架的事明显的少了。我哥哥从小就是个白面少年,长大后也中规中矩,年轻时也曾怒发冲冠的和人打过几架。弟弟的打架基因比较强大,弟弟长得俊秀清纯,陌生人都不会认为他是个喜欢打架的人,真正的事实是,弟弟从小调皮,不爱学习,经常和人打架。在长治南城区颇有威名,他的狐朋狗友善殴者甚多,弟弟可以说是老王家非物质尚武文化优秀的传承人。
  
  至于我,太不堪一提了。幼年时就是一个腼腆的孩子,长大后喜欢安宁优雅的生活,尽量不和脾气坏的人打交道,爱看书、沉思。被左邻右舍看做一个好孩子的代表。但父亲对此却看不惯,他觉得男人就应该血气方刚爱憎分明,该出手时就出手。可是我做不到,成了老王家的异类。
  
  我三十岁时打过一架,也是我一生唯一的一次打架。那时我刚调到忻州工作,在一次和几个同事饭店吃饭时,有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后生出言不逊,他说我是个山西南蛮子,长治侉子。我知道这后生是个赖皮,当过二年兵,好像自己爬过雪山,越过草地,以为自己是从抗美援朝战场上归来的,牛的狠。吃饭时候,他把一大杯酒摆在我脸前的桌子上,以盛气凌人的口吻对我说:“我命令你一口把他干掉!”我一向对这种人看不惯,我心想:你是那块地里的葱?你算个球?爷爷我喝不喝岂由你指派?但口头上并没有这样讲,依然和颜悦色解释道:我酒量不行,不能从命啊。那家伙是个人来疯,见我不喝这杯酒,以为我不给他面子,在大家面前丢了人,于是他端起杯中酒泼到我的身上。是可忍孰不可忍,任由他如此当众侮辱我,我还像个男人吗?我新来乍到这个地方,怎么混下去?我怒火中烧,猛地站起来,端起刚上桌的一盆水煮肉片狠狠朝他的脸上砸过去,他猝不及防,被肉丝、肉汤溅了一脸。我并没有就此息手,趁着他懵懂的时候,冲出去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他反应过来,正待还手,被其他人拦开了。说实话,如果单打独斗,我未必是他的对手,但这么多同事在一起,不可能让两个人真正打起来的。我后发制人,在气势上得了先手,再说,同事们也看不惯那个后生的骄横劲儿,不会让我吃亏的。从那以后,那个后生对我客气多了,单位的人也不认为我是软柿子。
  
  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胜利,后来国家一位领导人说:一场战役维护了边境五十年的和平。我要说的是,一场打斗保证了我王大官人在异乡几十年不受赖人欺负。
  
  但归根结底我不是一个尚武的人,结婚三十年连老婆都没打过,你说委屈不委屈?如果我王家先人泉下知道我如此孱弱,肯定会气得背过气去。
  
  真的,如果虚设来生,说不定也会当一个敢于打架的男人。“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啊——嘿嘿呀,依儿呀,嘿嘿嘿嘿依儿呀——”
  
 
 
网站首页 | 机构简介 | 支教快讯 | 教育综合 | 志愿者报名 | 社区论坛 | 支教项目 | 支教之歌 | 支教招募 | 支教助学团体

老司机百度云盘资源积极倡导支教意识,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努力开拓支教工作的相关助学领域。
Copyright © 2010-2017 jinlitangjiuy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600083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