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机构简介 支教快讯 教育综合 志愿者报名 社区论坛 支教项目 支教之歌 支教招募 支教助学团体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支教招募 >
南希·阿特韦尔对师生关系的理解
http://www.jinlitangjiuye.com.cn 】 【 2017-09-26 22:51】 【来源:绿之叶】
 
 
  不经意间,我也成为了八级汶川大地震的难民!­
  
  今天是5月27日,在外逃难睡地铺已经整整半个月了。回想恐怖的5月12号,那个凄惨的半下午,我正在午休,诺尔玛在上班的路上。地震发生了!历经天崩地裂的强震之后,我和诺劫后余生在沙河街的人丛中会师,久久的满脸写着惊魂,急急的述说着死里逃生。房子没倒算幸运,命也算又拣了一条,但家是没胆回了。落魄中我俩推上唯一的家当——洋马儿,背上逃跑时随手带出来的几样物品,像打了败仗的士兵,在熟悉而陌生的街上梦游。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惊恐中我们来到了诺的爸妈家中。像是总算找到了亲人,靠上了组织!然后有述说不完的惊恐和无奈。从此,我们就在爸妈相对安全的仓库里住了下来。­
  南希·阿特韦尔对师生关系的理解
  在外住久了,神也慢慢定了下来。我就很想回家,但不敢。前两天,实在放心不下,像小偷一样溜回来两次察看了灾情,拿了点生活必需品,旋即仓皇逃出。今天瞒住诺和家人,这是震后第三次“潜”回来。打开家门,不敢大吼壮威,生怕受损的天花板一吼就塌。我只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为自己壮壮胆,然后迅速捅开电脑。我没有别的想法,就是希望在最短的时间里写点东西。可惜脑子现在太乱了,怎么也理不清思绪,眼前充满的是战争后的废墟和血淋淋的电视画面。该从哪里下笔呢?­
  
  刚开头输入题目的第一个字,不对!怎么感觉椅子老是在晃?好像房子又在摇动,难道我又闯上了余震?也许是心跳吧?我实在不敢肯定。还要继续写下去吗?如果发生大的余震,我这到处裂缝的房子就危险了。强震时逃脱,余震时丢命,那就太霉了!哎呀,豁出去了,再坚持看看。我擦了擦满脑门子的汗,像个英雄似的继续写下去……­
  
  公元2008年5月12号,没人发现任何预兆,恐怖的地震就像强盗一样,突然造访安静的四川盆地。像我一样生活在成都平原的德阳人,过惯了上班加茶馆的悠闲生活,大难降临,的确始料不及,惶恐不已。2008年的这个夏天,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夏天……­
  20世纪英国诗人约翰•梅斯菲尔德在他的作品说道:“快乐的日子使我们明智。”在我看来,学习的本质就应该是快乐。
1973年,我在纽约西部开始了自己最初的教学生涯时,作为英语文学专业的毕业生,当时的想法只是打算混口饭吃,教学也只是我求职的“B计划”。但面对满教室7、8年级的学生,我很快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工作,和孩子们讨论书籍似乎是世界上最棒的事。
由于学英语语言专业,我酷爱文学,对优秀作品尤为赞赏,但我发现孩子们读的文学作品不够,很不够。
“这是个重要的年龄段,孩子们开始树立自己的世界观,追寻成人世界的法则。”我不仅是老师,也跟这群孩子的生活建立了密不可分的联系。
在那段时间里,我意识到学生对布置的书籍阅读和写作并不很着迷,便开始研究教学方法,并无意中发现了新罕布什尔大学教授唐纳德•格雷夫斯针对儿童早期教育的“写作工作坊”,这是一种鼓励学生选择和自我表达的教学方法。
这一发现彻底扭转了我的教学课堂。我逐渐取消作业,贡献自己的“私藏”来建设汇集了各种文学作品的“教室图书馆”,允许孩子们自主选择阅读和写作主题,并按自己的节奏与老师一对一沟通。
当我放开对教室的最后一点控制,将权利交给学生时,他们作出了精彩、明智的选择。能够与孩子们分享我的激情,让他们享受阅读和写作的过程并逐渐发现自己,真是激动人心。
但由于当时还在公立学校的系统内,只能未经许可偷偷搞创新。直到1990年的一次旅行,我下定决心结束在纽约的生活,“拖家带狗”地来到缅因州农村定居,并自己出钱开了一家CTL进行教学实验。
在这所特殊的学校,传统的师生关系变成了作者与读者的关系,学生们阅读之余创办了一家专为其他年轻读者推荐书目的网站,还在教师的引导下尽可能多地接触文化和传统方面的知识。
我们一起庆祝中国的春节、墨西哥的亡灵节和伊斯兰教的斋月,我想让他们对整个社会有了解、有热情,而非仅仅困在缅因州农村的这一方小天地。
 
 
网站首页 | 机构简介 | 支教快讯 | 教育综合 | 志愿者报名 | 社区论坛 | 支教项目 | 支教之歌 | 支教招募 | 支教助学团体

老司机百度云盘资源积极倡导支教意识,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努力开拓支教工作的相关助学领域。
Copyright © 2010-2017 jinlitangjiuy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600083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