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机构简介 支教快讯 教育综合 志愿者报名 社区论坛 支教项目 支教之歌 支教招募 支教助学团体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支教之歌 >
“爱心助教 情暖烛光”绿之叶支教温暖行动
http://www.jinlitangjiuye.com.cn 】 【 2017-09-26 23:41】 【来源:绿之叶】
 
一、项目背景
    在贫困山区的教学第一线,有着这样一群默默无闻的耕耘者,作为乡村代课教师,他们恪尽职守、甘于清贫,面对三尺讲台,将教书育人作为自己安身立命的头等大事;而作为个人家庭的顶梁柱,面对家庭生活的艰难,自己或家人身患疾病却无力治疗。
    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们枯瘦的双肩挑起了山区孩子们教育的重担,而心底却掩埋着对家庭的内疚,……他们不求回报一点一滴的付出,赢得了学生和当地群众最真诚的尊敬。
    新年,在城市可以看到万家灯火,楼宇辉煌;而乡村代课教师过的却是“年关”,他们得精打细算,考虑家庭生计,就连一盏高瓦数的电灯都舍不得装。
    为了对他们表示一份关怀,一份慰问,让他们可以买点御寒的衣服,买点平时不舍得花钱、也没钱买的药,置办点年货,让他们也能过上一个比较舒适的新年,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红烛基金将开展“爱心助教,情暖烛光”乡村代课教师春节“千元”送温暖的公益活动。
二、 春节“千元”送温暖活动内容
    1、寻找乡村代课教师;通过网上号召,寻找乡村代课教师,由乡村代课教师自荐或由志愿者及相关机构推荐符合资助条件的乡村代课教师;
    2、募集资金;通过和新浪微公益合作,由微公益提供捐助平台,在网上发出倡义,号召社会各界爱心人士捐款,为“千元”行动募集善款。捐款数额不限,无论是1分、1元,还是成百上千,都是爱心的体现,是对乡村代课教师的慰问,是对乡村教育事业的支持,因为我们深知“帮助教师,就是帮助孩子”;
   3、由红烛基金、NGO公益组织、媒体、社会爱心人士等组建审核小组,对征集的代课教师资料进行审查;
   4、通过审核确定符合受助条件的代课教师,在春节前可获得每人1000元的春节慰问金;
   5、受助代课教师的人员及数量,根据推荐的乡村代课教师情况及募集资金情况确定。
三、募资渠道
    1、自筹资金,通过合作企业进行募捐;
    2、通过新浪微公益发出倡义,面向社会各界募集资金。
四、受助对象来源
(一)推荐来源
    1、红烛基金调研掌握的乡村代课教师
    2、相关公益机构、组织推荐的代课教师
    3、志愿者及爱心人士推荐的代课教师
    4、当地教育部门推荐的乡村代课教师
(二)地域来源:四川、湖南、贵州、广西
五 、受助对象需符合的基本条件:
    1、受助教师必须符合在村小教学点任教或从事特殊教育的代课教师;
    2、代课任教时间年限为十年以上;
    3、具有扎根山区教育和特殊教育事业的精神,且教学成绩突出,曾获得乡及乡以上教育部门的嘉奖或表彰,对教育有突出贡献的代课教师;
    4、有感人事迹,生活困难,家庭生活低于当地平均生活水平的代课教师;
    5、有重大疾病或意外伤害事故等急需资助的代课教师;
    6、在同等情况下,参与代课教学工作年限时间长和家庭困难的教师优先;
    7、受助教师需提交个人简介、乡村学校工作经历及电子版照片(不低于四张,多提供一些能更全面反映你的情况)      
    8、照片内容需反映:家庭生活现状、学校艰苦环境、工作照、和学生在一起的照片及生活照)。
六、慰问对象的确定
    1、慰问对象必须严格按照资助对象的相关条件来审核
    2、慰问对象的相关条件需在网上进行公示,无异后方可进行资助;
    3、经公示后,如出现内容虚报、冒领资助金等情况发生,我们将取消其受助资格,并追讨慰问金,同时将信息在网上进行披露。
七、资金发放及形式
    1、定向捐助,由捐助人指定捐助对象;
    2、不定向捐助,名单从推荐的乡村教师中产生;
    3、发放途径:
    <1>通过转账直接将慰问金打到受助教师提供的银行账号;
    <2>委托当地教育部门或志愿者将慰问金送到受助教师手中;
    <3>由志愿者、爱心人士去当地看望慰问,将资助资金亲自送到老师手中。
八、项目实施日程
2012年12月20日--13年1月15日,网上推荐受助教师同期审核推荐名单
2013年1月20日前综合评定确认受助人员名单并进行核实;
1月20日-30日,慰问金发放。
九、项目运行:
1、项目正式启动后,我们将在网上公布捐赠帐号,捐赠资金将在网上实时公布;
2、项目结束,我们将把受助人的详细情况和慰问金发放情况在网上进行公示,接受社会各界监督。
十、捐赠人权益:
1、根据捐赠企业或个人意愿,根据捐赠额度的要求,颁发捐赠证书或捐赠牌;
2、大额捐赠的企业或捐赠人如有其它需求,可与我们联系商议;
3、捐赠人请详细填写捐赠信息,以便我们能将捐赠发票邮寄到您的手里;
4、捐赠人可随我们志愿者团队实地对受捐赠教师进行慰问金发放;
5、如有违背捐赠人意愿、改变损赠方向的,捐赠人有权收回捐赠资金。
解放后,新中国的张胡村,是我们阳郭有名的先进村。这个事情知道的人多,村里人提起这段历史,不无眉色飞舞,自豪有加。
  “爱心助教 情暖烛光”绿之叶支教温暖行动
  走集体道路的时候,张胡村人积极拥护,翻身农民热情很高,组织说什么,就听什么,只想着把事情做好,不拖公家的后腿。
  
  农民的主业就是种地。为了种好地,先要搞好农田基本建设,再抓好春种秋收,中间施肥、松土、浇水、除草等,也繁琐的很。那时候的农民,自发地改变几千年以来散漫的作息方式,制订成跟今天的上班族一样的统一的作息制度,上下工按点,以队长打铃为号。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所有的青年都存在上班和带孩子冲突的问题。为了让这些主劳动力无后顾之忧,为了让村里体弱者也能参与到轰轰烈烈的新农村的建设活动中,张胡村人经过认真的论证,于1955年成立了村“抱娃组”。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渭南人第一个自己主办的幼教组织,更是陕西农村建国初期首屈一指的幼儿教育组织,意义十分重大。
  
  众所周知,满清愚昧,根本没有幼教这一说,而民国时代,军阀混战,日本侵略,我们国家也顾不上幼儿教育,所以幼教组织本不多,就是大城市的幼稚园,也一般是由贵族自家私办的居多,或者是由像宋氏三姐妹那样的名流捐资、倡议组建的,数量更是少的全国能数得清;再就是有一些国际友人援助办成的,多半还是那种教会形式的幼儿保育机构,也都是在上海及一些大城市居多;民众,尤其是农民自发组织的幼儿管理组织,在55年,绝对是一个创新,张胡村的这个开创性行为被记载在了渭南新县志上。
  
  村里人告诉我,抱娃组是张胡村三组最先举办的。这一组有一个有见识的妇女叫杨竹兰,积极倡导并参与,率先在自己组里找了块公共地方,找了一些抱娃有经验的年长的妇女,把娃娃们集中起来看管。
  
  那年月没有奶粉,但有一种叫炼乳的婴幼儿食品,也不是很能置办得起,家长多数都是给孩子拿些干馍馍,米汤什么的,放在抱娃组,由那些抱娃的妇女烫炼乳、把馍馍擀成粉调成糊糊,或者热些米汤来喂养孩子。
  
  那时候的条件很有限,包娃组的设施都很简陋,就几张简易的木凳子,村民捐献的木质小婴儿车车等,抱娃组运作的好,全凭的是人们的一腔热情。
  
  起初,包娃组的大妈们也没有文化,并不教孩子们学习,就是把娃娃们照看起来。大一点的孩子,集中在一起玩儿,玩具都是自制的,无非是一段绳子,小石头子,更多的可能是泥巴;小一点的孩子,就是小车车里和大妈的怀抱,换着放。
  
  那时候孩子们老实,哭闹的时候很少,当然也有哭闹的。抱娃组的妈妈们会耐心的哄。
  
  后来,全村的人发现这个办法很好,就都纷纷建立起了自己组的抱娃组。
  
  房子有自己组里用集体的地方改建的,也有土改时没收的一些地主的房子。
  
  小孩子们怕冷,她们就建议村里在抱娃组的屋里,给孩子们盘上大炕,烧热,供孩子们睡觉用。还要求盘上一口大锅,保证热水,供孩子们洗漱、饮用。
  
  随着包娃组的发展,为了更好地带孩子,抱娃组的大妈就被组织送去村里的“冬学”(解放初期,利用农闲给农民扫盲的机构)扫盲,学习文化,卫生知识,学习简单的婴幼儿保育知识。
  
  冬学里的老师,由当地学校的老师,或者刚从学校毕业的新一代农村自己的知识青年组成。这些人也觉得抱娃组这个机构好,积极增援,他们教大妈们识字、唱儿歌,再教给孩子们。他们自己呢,也主动的排练一些舞蹈及其他节目,去组里教给孩子们,使当时张胡村的抱娃组的婴幼儿教育水平相当的高。
  
  我采访的人中就有当年在抱娃组中成长过的人。他们说抱娃组里的孩子比在家里管教的好很多,吃喝很及时,也被大妈们打哲(即打理)的很干净,又识字又会表演节目,人老几辈子了,在方大圆几十里,这都是很洋气的事情,在抱娃组里生活过的人很是自豪。
  
  那时期,在自己家里长的孩子,大人一般是没功夫做成这样的,也没有讲卫生的意识,更不要说学文化,祖上都不识字。能大的带小的都算好的,通常情况下,都是放羊,随你满地爬。
  
  当年抱娃组一个老婶娘的儿媳妇告诉我说,她婆婆当年曾说过:管人家娃,比管自家娃还要应心(用心),生怕人家父母对自己有意见,生怕自家所在的组因为自己不好而落后。
  
  那年月的人,思想都先进得很,爱挣个红旗手当当,生怕当了落后分子。
  
  我听得很是动情。曾几何时,思想先进,在工作中表现好,被当成了作秀,被讥笑,被当成了傻瓜,我们几乎都不记得,新国家之初,国人们那激情四射,豪情满怀的建设祖国,要赶超那些瞧不起我们的西方国家的事情了。
  
  是何时,颓废被当做美来宣传,是何时,努力干好本职,成了空话,是何时,争当先进是要被嘲笑的,是什么改变了中国青年的三观?而今这世道,一会儿一阵风,这风那风,东来的西去的,来回折腾,谁的淳朴之风还在?满世界的不正之风,东风,又何在?
  
  这位老姐姐还说,包娃组也有几位能人哩,在冬学里学得很快,而且热蒸现卖,一边自己学,一边就会给娃娃们讲古经(即故事),唱顺口溜,把娃们哄(方言,管教之意)得很好。
  
  还说起抱娃组里的孩子们都灵性的很,那表演唱唱的是多么的好听;那小手小腰软和的,灵巧的,那舞蹈跳得跟城里那大舞台上的都差不多,等等;她还说,某某的妈针线好,某某的婆(奶奶)会看娃(方言,即给娃治小毛病)等,在抱娃组都是很吃香(受人尊敬)的人。
  
  看来抱娃组不光是小孩的,也是张胡村大人们的光荣史。
  
  村干部告诉我,张胡村的抱娃组由于组织的好,成绩很突出,被邀请到全县各地去传授经验,给阳郭人挣足了面子。组里的先进人物杨竹兰因此入了党,当上了政协委员,在县上各地巡回演讲,还被请到了省上去宣传。
  
  张胡村人受此鼓舞,很多年,种地纳粮等各项工作,都在公社(现在叫镇政府)前头。
  
  那几年,张胡村的粮食产量人人自豪,每当丰收之后,张胡村人就唱大戏庆祝。
  
  村里人自编自演自导,有戏剧,有快板,有小品戏,都是自己凑钱置办的行头,道具很是齐全,周围的村子遇事,都来张胡村借,张胡没有的,其他地方也很少会有。
  
  1973、74,连续两年,张胡村粮棉双丰收,就把张胡村的戏巡回演到了县上各地。收获的喜悦使他们除了演戏,还要耍“谐乎子”:即走高跷,扎信子,耍狮子。据说张胡村的狮子是当时全县最英武的,狮子可以舞上十三层桌子垒成的高台,在上面翻跟头,栽立孤桩(方言,即倒立)。
  
  听说扮演这狮子头和尾巴的两位村民,至今尚健在,只是已经舞不动了。当年一跃跳上那么高的高台表演的壮举,是无法再重现了。
  
  那情那景都定格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深处。

 
 
网站首页 | 机构简介 | 支教快讯 | 教育综合 | 志愿者报名 | 社区论坛 | 支教项目 | 支教之歌 | 支教招募 | 支教助学团体

老司机百度云盘资源积极倡导支教意识,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努力开拓支教工作的相关助学领域。
Copyright © 2010-2017 jinlitangjiuy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600083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