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机构简介 支教快讯 教育综合 志愿者报名 社区论坛 支教项目 支教之歌 支教招募 支教助学团体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支教之歌 >
“青春志愿行 共筑中国梦”高峰论坛在宁波举行
http://www.jinlitangjiuye.com.cn 】 【 2017-09-26 23:49】 【来源:绿之叶】
 
第三届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暨2016年志愿服务交流会在宁波举行,期间举行了“青春志愿行 共筑中国梦”志愿服务高峰论坛(二)。中国残联组联部副主任张超英出席论坛并致辞,中国志愿服务联合会副秘书长段桂青,北京市志愿服务发展研究会会长陆士桢等7位嘉宾做了主旨演讲。团中央青年志愿者工作部部长张朝晖主持该论坛,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大赛终评入围获奖项目代表、团浙江省委及志愿者工作机构代表等参加了该论坛。
 
  据了解,本届大会以“人人志愿+”为城市口号,倡导志愿公益人人参与的现代理念,围绕志愿+科技、志愿+专业、志愿+文化、志愿+国际等四大板块,展现志愿在身边的理念。大会期间,来自全国504个志愿服务项目在宁波市国际会展中心现场展示,内容涵盖阳光助残、关爱农民工子女、邻里守望与为老服务、扶贫开发与应急救援等9大领域。故乡的冬天是从哪一天开始的,我还真的记不太清。脑海里搜索良久,只有这么几个片段:
  
  一,正和小伙伴们在土壕(一般为村民建筑用土而造成的大坑)里玩打仗,天空忽然飘起了鹅毛大雪,我们的仗也顾不得打了,“敌我”双方自觉地扔了“武器”(多为树枝、玉米杆),一片欢呼:“下雪啦!”“下雪啦!”然后不远处的村庄里传来各自娘亲呼儿唤女的声音:有的带着怒气,有的则很温和;有的声音长,有的就很干脆......而我的娘亲,总是会第一时间赶来,手里拿着一件衣服和头巾。
  
  二,一觉睡起来,窗外大亮,以为上学要迟到,裂了嘴要哭,娘亲从外面进来,身后卷起一阵风雪,说:“还早着,是雪光映的。”我脸都顾不上洗,拽了书包,飞跑出去,身后是娘亲责怪的话语。门外冰天雪地,四处白茫茫一片,天地混沌,唯有脚下“咯吱、咯吱”踩雪的声音,哪里还记得娘亲说的什么.......
  
  故乡的冬天,我记忆最深的,就是一冬要下好几次大雪,而不像现在,有时还要用上人工降雪,也没见下得有多大。
  
  我们暢(淌的方言)着雪去上学。家长们是没人管我们的,负责叫起床的家长都是少数。那时候的观念可能是,上学是孩子自己的事情,若起床迟了,就是自己不用心,父母首先不大高兴,多数都要抽几鞋底的,哪里像现在的小先人们,都是给家长上学。
  “青春志愿行 共筑中国梦”高峰论坛在宁波举行
  很多孩子,一路上会滑几跤的;若是雪厚的话,一年级的小学生几乎人人会栽跤爬扑(脚下一滑,朝前扑倒)的去上学。栽得重了,当然会哭,一般没人招式(理会),自己哭一两声完事。大多数时候,栽倒后,会嘻嘻哈哈的对待,往往会导致小伙们认为被雪滑倒很拉风,争相故意的往雪地里扑......
  
  结果就是上学迟到了。老师惩罚的方式很单一,站到教室外面去早读。那时候的孩子很皮实,不富裕的人多,普遍穿得不太厚实,也没见谁被冻病的。
  
  平时,站在这里早读的,是一两个留了好几级“学长”,经常不交作业的;下雪天则是站一长排,教室里仅坐三五个人。学霸和学渣天生不对盘,站到一起就闹起来,老师鼻子气得更青,不上不下的我们就幸灾乐祸地看热闹。很快,房檐下挂的铁铸的铃铛想起,下早读了,老师趁机走了,渣霸矛盾不了了之。天气原因不用上早操,全班同学的快乐时代到来了:男孩一拨,女孩一拨,靠在墙上“挤热窝”——大家靠墙一排,统一往一个方向,也就是墙角,使劲的挤。谁被挤出来,就排去最后,继续挤,以始终没出局的为胜。整个早读在教室外面吸收的寒冷,就给挤掉了,大家头顶冒着热气去上课。
  
  记得那时国家给每家墙上安装有有线广播。每天6点准时唱《东方红》开播。头一个节目和结尾都是天气预报。整整一个冬天,广播员大哥或者姐姐,总是操着陕西普通话预报:“最高温度零下4到2度,最低温度零下12到14度”......
  
  我们的教室是土墙木瓦结构的,为了光线好,安了好多大窗户,窗扇上还没有玻璃,是用旧报纸糊着的——这当然是糊不住的:开始是经常有人(调皮学生)用手指捅破的,后来是北风刮破的;总之一到冬季,教室八面透风。
  
  每次下雪前,老师会发动大家,或者找些麦简(指打碾麦颗后的扁麦秆),或者烂套子(破旧的棉絮),塞房顶上的椽眼。
  
  我觉得我们学校的男老师都很厉害。学校只有一个梯子,但是每个班级同时害冷。梯子就留给女班主任。男老师利用窗户和檐柱子,徒手攀爬,麻溜的就上到房梁上了......
  
  窗户这一块保暖是重中之重,也很麻烦。老师下硬任务:每人必须上交一块塑料纸。群众的功能果然是强大的,在那个物资奇缺的年代,居然大多数人都能凑来交齐了,个别人就算了,每个地方都有例外的。还好那年月的塑料纸都是白色的,不过薄厚不一罢了。这次换女老师厉害了:剪刀、针线,对对落落,缝到一块,用钉鞋钉子订到窗框上。鞋钉钉帽小,也难不倒老师,用过的本子,撕吧撕吧,折成小四方块垫上就行。
  
  教室比以前暖和不少,可还是冷。上课十分钟以后,一片吸溜鼻子的声音,老师也掉清鼻子。他或她只好去外面擤鼻子,回来鼻子上通常沾着粉笔灰,同学们就笑,老师也笑,然后喊:“预备——开始,跺脚!”一阵子兵荒马乱,教室里扬起一片烟尘......
  
  那时候,一天只吃两顿饭,早11点(没有学生的家庭10点半)一顿,下午4点一顿。学校的作息制度就随村民,下午3点半放学。要求是排队回家,但一出校门,一哄,就跑乱了,老师只当没看见。
  
  晴天的话,太阳就懒洋洋的挂在天上,只是一冬天多一半的时间它都发着惨白的光,没有多少热度,少数时间,冬日暖阳,红红的。阴天的话,看云层的厚度,有时有个太阳形的光斑,有时候,天已经黑的仿佛傍晚。
  
  跑不多会儿,就能看见村子上空飘着的缕缕炊烟,我们仿佛感觉到了温暖的召唤,更加的撒欢奔跑,很快就闻到烟火的味道,还夹着饭香.....
  
  饭和现在的饭相比,其实一点都不香,单调而且少盐没醋。家境好的,早上稠苞谷糁就萝卜,或者黄菜(蔓菁叶窝的)、呛菜(萝卜、白豆子、芥菜窝的),搭上黑馍,下午米面(稀苞谷糁里下一点面条);中等的家境,早上不稀不稠的苞谷糁就萝卜,搭上苞谷面馍,下午还是苞谷糁,隔几天吃个米面或者苞谷面饸络,下等家境的天天稀饭就红苕,还有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香的是一种感觉,我娘亲说,饿饭好吃。
  
  我上小学时,国家已经恢复了高考。学校开始抓教育质量,要求四年级以上的小学生上晚自习一小时。需要说明的是,这晚自习,我只记得是冬天上。因为冬天人闲着。其余的季节,就是孩子,也是要干农活的;即使农闲,放了学也是要割一大老笼草料喂牲口的,没时间上什么晚自习。
  
  冬天,天黑的早,上晚自习要点灯的。老师办公室是有电灯的,教室没有,要求每个学生自带煤油灯。
  
  街上有卖的煤油灯,花玻璃的灯身带造型,带透明的玻璃罩,灯焾子是特制的棉带子,这是当地青年结婚时的高端用品,一般不会轻易拿出来用;还有马灯,就是《红灯记》里李玉和提的那种,是舅舅给外甥出生头一年送的灯,寓意长命灯,每年正月十五拿出来点一次,其余非特殊情况,是不会拿出来的。
  
  家用的灯,一般是用完墨水的墨水瓶自制的。我就会制作这个:瓶盖用锥子当中钻一个稍微粗一点的圆孔;薄铁皮一寸许长,视圆孔粗细确定宽窄,卷成空心圆柱,从圆孔中间穿过,瓶内留的稍长;缝过衣服拆下来的旧棉线,数股子线按一定长度(根据瓶子的高低定)合股捻紧,从圆柱中穿出去,冒一点头儿,瓶子里倒上煤油,拧上加工过的瓶盖就好了。
  
  当时,我们乡下的小学,功课只开两种:数学、语文。音乐、体育只出现在课表里,也没有教科书,这两种课上课,基本是放羊式的,没人管。两种主课也只有教科书,课外辅导材料什么的,没听说过。作业基本就是课后练习题,了不起,老师认真一点,不知从哪里找几道习题,让学习干事(后来叫学习委员,班干部三把手,主管收作业的)抄到黑板上,一天不会超过五道题。
  
  我们大多数人会在音乐、体育课上快速完成,完不成的,就是从来都不会完成作业的人。除了学霸这种天生爱念书的人看书写字,我们上晚自习也没事干,一个字:“耍”,两个字:打盹。
  
  两个字的,点着头,流着哈拉子,引人哈哈一笑;一个字的分两种,合伙耍的:几个人挤一起瞎叽咕的,或者互相使坏的;单耍:就是我这种的,不停地用针(从家里偷拿的)捅灯焾子,一会挑的高了,火焰太大,冒黑烟,又压低,火焰小,又让煤油淹死了,来回的折腾。个别时候,烧字纸玩儿。
  
  烧火这种玩法很有号召力,最后引得全班同学学我,学霸学得最起劲,他写完的废本子最多。
  
  晚自习,老师一般是不跟着我们的,他们在自个办公室烤火炉。
  
  一天晚上,别的班一个老师心血来潮,出来查他们班纪律,发现我们班教室火光通红,烟尘雾罩,大惊失色,喊出了声,坏事了......
  
  事后老师追查源头,我就被纠出来了,写了检查两张,还被娘亲用扫帚把抽了一顿,从此我恨死我班学霸了,一直不跟他说话。直到参加工作二十年后,我两才有机会一笑泯恩仇。
  
  记得那个时候,故乡的冬天特别漫长。盼啊盼啊,盼很久,才放了寒假。寒假作业是新华书店买的,薄薄两本,分数学、语文。咱这种中游偏上,后来接近学霸的人,最多四五天,就只剩不会做的难题,留待开学听老师讲,不用再费脑子——从此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开始疯狂的玩。
  
  队里(村民小组)碾麦子的大场上,一般种蔓菁,深冬给人窝黄菜掐的差不多只有根了。麦简(杆)除了留给集体的牲口食用的,多余的按人头分给各家各户引火用,场里就大大小小的分布着麦简寄(麦秆堆成的圆丘,有写成“脊”、“集”的,我以为按读音、字义应该写成寄)。这里是孩子们冬天的乐园:玩猫逮老鼠(捉迷藏),太阳好的时候,坐在背风处晒太阳,还斗机(一只脚抬起来放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单腿跳着对碰蜷着的膝盖)。一边斗,还一边唱儿歌:
  
  苞谷面馍难吃,
  
  拿到学校问老师;
  
  老师说:娃,娃,你嫑嫌,
  
  只怪你大(父亲)不挣钱......
  
  石榴树,刮黄风,
  
  额(我)是额舅亲外甥,
  
  从额舅家门前过,
  
  额舅让额屋里坐。
  
  额妗子瞪额几眼窝......
  
  也分成两队人,对站,一队选一个代表,这边叫战:“豁豁熊,跑马城”,那边代表喊:“马城开”,这边喊:“叫你某某闯城来”。不管闯过没闯过,换一边再来。这某某叫的有学问,都选对方长得最弱的,闯的地方也选御防最弱的;自然是有闯成的,也有闯不成的,乐此不疲;还有跳瓦杠(画上方的圆的图形,把瓦块往图形里踢,出界者输),打沙包等等,等等,一天到黑不着家......
  
  疯玩着疯玩着,年关近了。大人们忙着置办年货,缝新衣服,我们这些小吃货们板着指头数日子,其它都可以忽略不计,唯有“(腊月)二十八,把面发”这句,最让人期待......
  
  现在饱食终日的孩子,应该不懂那种期待的心情。我写到这里,忽然起了浓浓的乡愁,蓦然回首,原来故乡的冬天,已经去了那么远,而因为住进城里的人越来越多,故乡也即将消失不见。
  
 
 
网站首页 | 机构简介 | 支教快讯 | 教育综合 | 志愿者报名 | 社区论坛 | 支教项目 | 支教之歌 | 支教招募 | 支教助学团体

老司机百度云盘资源积极倡导支教意识,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努力开拓支教工作的相关助学领域。
Copyright © 2010-2017 jinlitangjiuy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6000830号-1